top of page

我有兩個仔,兩個都有自閉症

已更新:2022年7月28日

好多家長知道我已經有兩個仔嘅時候,覺得好驚訝。

我係「襟睇」啫,其實都已經三十幾歲人。一個好想做平凡父親嘅人。


但係,我唔可能做一位普通嘅父親,我大仔有嚴重自閉症,中度智障;細仔還可以,只係輕度自閉症,有ADD(專注力不足),疑似讀寫障礙,智力正常,將會入讀主流小學。將來照顧少一個,已經萬分感恩。


詳見Facebook Page: 迷路的媽媽


經常發夢嘅細仔,激到媽媽生蝦咁跳

2022年7月18日晚上,老婆大人又再怒火中燒。明白的,細仔又雲遊太虛,到晚上11點都未完成功課。媽媽已經發火了,細仔仍是一臉茫然,唔知自己做錯咗乜。


作為父親,我有責任話俾佢知佢有事做得唔夠好。我用認真堅定的語氣,細聲叫佢過嚟我面前,然後用平淡的語氣了解佢仲有乜未做。即使媽媽已經開始失控,我的情緒仍然under control.


我都好佩服自己嘅耐性,仲有心情同佢練拼音,鼓勵佢嘗試讀英文生字,話佢知讀錯咗都無所謂;再教佢抄生字要最少一次過記兩三個字母,令佢抄嘅時候效率更高;再陪佢玩記憶遊戲,叫佢記3個字母後,故意冚埋本書,等佢覺得好玩。而其實佢係做得到,從中可以提升佢嘅自信心,一舉多得。


其實我只係將經驗傳遞俾我細仔:讀錯字有乜所謂? 有人由細到大都無讀錯過任何一個字咩? 我都讀錯好多字,俾人笑到面黃;人哋笑係一件事,學返啱就可以了;抄字抄得慢,因為記憶力唔夠強,其實可以一步一步咁簡單train。唔好理人點睇,最重要係過到自己嗰關。


我也曾打仔 ,但因為工人姐姐,我不再打仔了

大仔中度智障,會無原因大笑大叫(喺我哋角度嚟講),亦好多時無法跟從很簡單的指令。我們不是聖人,其實也只是普通人。當生活迫人,心情欠佳,也會有無法控制情緒的時候。打仔,相信9成父母都有做過,喺大家未醒覺嘅時候,記住只可以打手腳,唔可以打身軀。


我已經好耐無再打過仔,甚至我老婆打(當然只係小打),我都無打,全因為工人姐姐嘅一句說話。我記得最後一次係,哥哥發大脾氣打我哋,我hold住佢之後嘗試將佢對我哋做嘅嘢,對佢做返一次,俾佢知道會痛(但哥哥痛覺遲鈍)。工人姐姐見到後講咗一句:「唔好打哥哥呀,佢會發脾氣。」


嗰一下好似突然「叮」一聲咁提醒我,哥哥發脾氣係因為我哋發脾氣。之後我用盡全身氣力摟住哥哥,之後一直係咁錫佢,直到佢開始calm down,變返正常嘅哥哥。


由嗰一日開始,我無再因為哥哥發脾氣而惱,我好努力咁練習逆來順受。哥哥發怒打我嗎? 唔緊要,我擋就好了,唔好還手,要摟住佢,錫返佢。好多時我都搞到周身傷,而因為哥哥開始長大,一下抓落皮膚、一拳飛過嚟都唔係講笑。但再傷,我都唔會再惱佢或者再還手。


哥哥一直在訓練我的耐性

沒有他,我相信我對學生的耐性也非常有限。因著哥哥,我對學生也有著無止盡的忍耐力。


唔明點做題目?唔緊要,我再轉過一個方法教過;


做錯咗題目?唔緊要,知道點解錯,改返好,下次盡量唔好再錯同一樣嘢就好了;


無做功課?唔緊要,但係追唔上進度唔係我無做足本份,係同學仔你自己無做足本份,進步得慢咁就係你自己要承受返嘅後果,你ok我ok;


相信不難解釋點解有啲同學進步得咁快,但係有啲又進步得咁慢。










31 次查看0 則留言
bottom of page